冬至 06

一个目录 春野 夏霜 秋辞

01 02 03 04 05



06.

也许是一种转移,但程皓的确冷静了不少。他和凌远一前一后往办公室去的路上,看到凌院长骨骼嶙峋的肩背因为疲惫微有些几不可见的佝偻。于是他又安静了几分。

医生职业的特殊性即在于此。他们面对彼此的时候永远只有实话实说,半分即便是出于宽慰的隐瞒或有意的轻描淡写都无有可能。在其中一方的位置从医生变成病人或病人家属的时候,他们总是以某种冷酷的同情对待彼此,属于这个职业的超然性与某种程度上相对于其他没有外科背景的人而存在的优越感也被立刻打破,所有痛苦的真相都无...

Anubis [明楼/沈剑秋]

一个目录 亚伯拉罕 四三年

(还是延续设定233 虽然时间线有些打乱了 大致是1941到42这样


Anubis


1

明楼的书房里藏着一套1775年出版的英文版精装《古埃及神话》三卷本,牛皮封面黄铜包角,字是烫金花体刻的,书脊上写着罗马数字的那一方被漆成绿色。那是他们在巴黎的时候第一次正式会面,已经谈完了,从屋内走出来,一路闲聊,随意就迈进了加路塞尔桥下面的旧书店。明楼偶然看到这几册书,翻了翻,品相好得不像话,纸张印刷也都是上乘的,当即连价钱也没问就毫不犹豫地买下来。

付账的时候沈剑秋在边上听了一耳朵,被价格吓得有些自闭,然后他偷瞄了瞄正从大...

噫… 是不是不清晰…?图太大了lof自动压缩了一下吗…?

由于我的愚蠢…重发一下…


 @周六 太太讲——

因为特殊时期 请之前转过《此心》《吾乡》本宣的 发过repo的朋友们 删一下吧!感恩!谢谢大家!!

冬至 05

一个目录 春野 夏霜 秋辞

01 02 03 04



05.

庄恕知道这个。但他所知只是凌老教授心脏不好的事实,并不知道上一次凌远站在抢救室外面看一个老人因为心脏病发作而急救是怎样的场景。

混乱,失序,挤压,围观的家属,装作没有看见的匆匆走过来走过去的同事。愤怒的母亲,赶来的一儿一女,生死未卜的父亲。许乐山带来一叠人民币,被谁甩到空中,仿佛红色碎片在室内飞舞。没有血缘的人,他的关切那位被叫了三十六年的母亲的人不相信,劈头盖脸全是冷酷的指责与控诉,而后转向她真正的唯一的儿子。于是凌远只能从家庭里退出一步去,成为凌院长,安排...

冬至 04

一个目录 春野 夏霜 秋辞

01 02 03

(谢罪 的确是有点太久 久到我自己都忘了前面写了什么(噗通(走情节的一章



04.

凌远一路紧张最终还是没有派上用场。开门进入室内的下一秒,他听见从客厅的急促脚步声,然后是一句振聋发聩的“小兔崽子你还知道回来啊!”

凌远一时失笑,想着程皓的无奈与战战兢兢都有了解释,把手里的大小塑料袋和公文包一起搁到地上才抬起头来道:“叔叔您好,我叫凌远,是程皓的室友兼房东,他还在上班,得傍晚才回来。”

程洪斗吼完,走到跟前才发现吼错了人,定了定神,刚有些尴尬地想和人说声“不好意...

四三年 [明楼/沈剑秋]

一个目录 亚伯拉罕

(延续亚伯拉罕的设定叭


四三年


1

1943年初,明楼生了场病。起初只是刚过了新年有些伤风,后来咳嗽一直不好。往春天换季时又着了凉,一下发起烧来。那时偌大的明公馆里除了阿香就住着他和沈剑秋。姐姐没了,弟弟也离开了。沈剑秋搬进明公馆时他们已经交付了彼此,那天明楼显得高兴,背着手领沈剑秋在偌大的洋楼里转,转完了回到书房往沙发上一靠,静了静,侧过身看着已经顺手帮他在理茶几上摊着的报刊的沈剑秋,又添了一句:“只有你了。”

有天夜里沈剑秋去敲明楼书房的门给他换茶,敲了两声没有应答于是走进去,明楼居然趴在办公桌上好像睡着。他心里有些沉坠,一手把茶杯搁到...

为了证明我没有去世hhh 所以答了质问箱

亚伯拉罕 [明楼/沈剑秋]

一个目录

(私设有 有些时间线的东西懒得考据啦 可能有bug


亚伯拉罕


1

沈剑秋被明楼送到巴黎的时候仍在高烧,一直处在半昏迷的状态。那是1949年3月底,春天在潮湿的上海才有些端倪。一颗子弹打断了他一根肋骨,肋骨的断骨又几乎刺穿了心包。沈剑秋在上海做了紧急手术,然后往北平转移,路途颠簸,药品也无法保证,他的伤口严重感染,有好几次随行的医生都以为抢不回来了。但无论是医生想着这是明楼嘱托的病人,还是沈剑秋的情况已经恶化到没有再坏下去的余地因而就这样刚硬地坚持着呼吸,体温高居不下,却总算还是熬到了上飞机。

他离开上海的时候,解放军还没有渡江;等他在巴黎的医院彻底清...

1 / 36

© 苇恩 | Powered by LOFTER